劉金林 韓偉 馬倩
   檢察幹警在討論訊問策略
  2013年4月,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檢察院偵查人員在該區象山街道轄區內調查時,聽到當地老百姓流傳幾句順口溜:未拆遷,先蓋樓;拆了遷,拿錢走。
  從這一線索入手,經過連續追蹤,京口區檢察院在象山街道防違治違、拆遷領域,共查辦13名涉嫌行賄受賄、瀆職犯罪的嫌疑人,該區違建成風現象得到了有效遏制。
  找對人就能違建
  對該案的調查源於一封舉報信:京口區象山街道辦事處城管執法隊員與當地搞違建工程的工頭勾結受賄。京口區檢察院立即派員進行外圍調查、瞭解情況。
  有的違建戶更是直言:“我們這些私自搭建的房子沒有手續,要是讓城管知道,他們會來拆掉的。但是,只要你找對人,疏通好關係,意思一下,這房子就能建起來,建起來就沒人管了。”
  偵查人員於是把目光投向了象山街道辦事處城管辦副主任丁偉和城管執法隊員李震,認為他們存在重大受賄嫌疑。
  直接接觸這兩個人,可能打草驚蛇。偵查人員分析後認為,找到順口溜中那個人,應該是突破案件的關鍵。
  循著這個思路,偵查人員迅速開展第二輪外圍調查,很快盯住了在象山一帶開展違建業務的包工頭張國芝。經過調查,張國芝4年來涉嫌向執法人員行賄50餘次。
  2013年4月27日,京口區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對丁偉、李震立案偵查,以涉嫌行賄罪對張國芝立案偵查。
  經過反覆教育、言明利弊,張國芝如實交代了自己為承攬違規建築工程而先後向李震、丁偉行賄的事實。在證據面前,丁偉、李震二人也很快交代了自己利用防違治違工作之便收受賄賂的事實。
  令人啼笑皆非的通話錄音
  “事情已經幫你辦好了,我們之前說好的事呢……”
  “我記著呢,丁主任,那錢怎麼給你?現金還是轉賬?”
  “現金。”
  偵查人員在丁偉的手機里找到這樣一段通話錄音。和丁偉通話的人是錢正文。幾年前,錢正文在老家的一處門面房正趕上拆遷,因此拿到了幾百萬元的拆遷款。
  “沒想到拆遷來錢這麼快。”錢正文開始四處打聽,在將要拆遷的象山一帶租了上萬平方米的地方,迅速蓋起了一片違建房。
  這片違建房很快被巡查人員發現。象山街道辦事處村鎮建設和管理所副所長兼城管辦主任孫靜瞭解這一情況後,隨口說道:“在老家拿了幾百萬也不知道意思一下。”
  聽者有意!副主任丁偉馬上到現場巡查,向錢正文說明瞭孫靜的意思。
  一向“識時務”的錢正文當時就承諾給二人10萬塊錢“聊表心意”。果然,城管巡查人員此後再沒出現,這片違建房順利蓋了起來。
  不久,丁偉竟主動向錢正文打電話要那筆好處費,還錄音留了“證據”,以防錢正文“不認賬”。
  丁偉交代,錢正文是第一次與他“合作”,出手大方,但不知道“信譽”如何,而且錢正文不像建築包工頭那樣長期從事違建業務,為了防止他“乾一票就跑”,這才想到用電話錄音這種手法,為自己和領導的錢上“保險”。
  讓丁偉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錄音恰恰成為指控他受賄的重要證據。
  丁偉被檢察機關採取強制措施後,最惴惴不安的就是他的直接領導孫靜。
  孫靜竟天真地以為,只要錢退了,錢正文不舉報也就沒事了。在托自己父親退錢給錢正文未成之後,她又親自約錢正文見面,可錢正文還是不肯收下她要退回的錢。
  之後的日子,孫靜根本無心工作,甚至聽到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都會緊張。路過紀委辦公室門前時,她幾次都想進門交代問題,可是每次話到嘴邊,僥幸心理又使得她始終沒有開口。當京口區檢察院通知她接受調查時,她瞬間癱坐在地上。
  面對偵查人員出具的大量證據,孫靜如實供述了自己利用職務便利,先後收受錢正文等人賄賂10萬餘元的犯罪事實。
  孫靜直言:“終於卸下了心裡沉重的負擔。”
  漏洞百出的拆遷檔案
  既然防違治違中存在嚴重的違法問題,那麼之後的拆遷工作中會不會也存在嚴重的違法問題呢?
  偵查人員調取了凌家灣、朱家灣拆遷檔案,發現了大量的虛假分戶、出具虛假工商營業登記、虛假離婚證明、虛假住院證明的情況。在這些材料中,同是一個部門的公章都明顯的大小不一。一眼就能發現問題的證明材料,是如何通過審核的?
  偵查人員來到被拆遷戶朱某家。“你在凌家灣的房子面積是180平方米,怎麼後來確權面積有300多平方米?在拆遷檔案中你提供了營業用房證明。可據我院調查,你家從未進行過個體經營,甚至連工商營業執照和稅務登記證也是偽造的。這些材料是如何通過審核的?你又是如何得到相關補償款的?”偵查人員的連續追問,句句擊中要害,朱某自知無法自圓其說,只好如實說明。
  原來,朱某得知凌家灣即將拆遷的消息後,就四處打聽如何能多拿補償。左湖村村委會主任侯國平對他說:“如果能弄到營業用房證明,就可以多拿到補償。”
  朱某於是找到在外面打小廣告辦證的人員,給自己偽造了工商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等材料。朱某把這些材料交給侯國平,並答應事成之後一定虧待不了他。
  受政府部門的委托,拆遷小組的重要職責就是收集、審核拆遷的有關資料,其他部門對材料只是形式審查。
  因此,拆遷小組實際上是審核拆遷面積、計算拆遷補償款最關鍵的一環,侯國平又是拆遷小組的負責人。朱某的證明材料在侯國平的“幫助”下,順利審核通過。
  “沒想到,憑幾個假證就能賺10多萬元!”朱某憑藉虛假營業執照“撈錢”的消息在拆遷戶中不脛而走,於是凌家灣、朱家灣等村出現了大量的營業用房。京口區檢察院果斷對侯國平以涉嫌受賄、濫用職權罪立案偵查。
  京口區檢察院對涉嫌行賄受賄、瀆職犯罪的13名嫌疑人提起公訴後,13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零三個月至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不等的刑期。其中,孫靜被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孫靜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2014年5月,鎮江市中級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標題:順口溜里挖出城管“枉法人”)
創作者介紹

photoshop

wj83wjop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